渡鸦王

爱生命,爱人类。
不搞RPS是我最后的人性,跨过这一步,我就是深渊。

【勇狗】刀锋与獠牙 Chapter2




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战争级别的猎魔活动了,绝大多数猎魔人都没有经历过魔物统治的黑暗时代,执着于灭绝所有魔物的反而成了激进派。主流派别较为温和,吸血鬼与其签订契约靠医疗血库和有限的志愿者过活,花精等无害的小魔物早就成了珍惜宠物,狼人等高危险性魔物则只能在有猎魔人为其负责的前提下才能留得性命。
勇利对这些高层决策并无兴趣,他本质上是个白都集团的装备展柜,只要展示力量帮白都推销产品就好,不需要为其他事站队。这很方便,尤其是在他想做点稍微出格的事情的时候。
因为附近地区影魔爆发,他不得不丢下跃跃欲试的小狼人突然离开。影魔、血魔这些低等魔物平时可以像真菌孢子一样以极小的形态休眠,遇到战乱、屠杀等灾难再突然爆发,虽然不难对付但很难预防,且增殖极快,处理这些东西也是现代猎魔人的主要工作。
影魔外形是个漆黑扭曲的剪影,寄生在活物影子里摄取能量使其衰弱易病,两人的影子交叠就能引起影魔传染。致死缓慢,初期症状和流感差不多,不过这也加强了其扩散能力。在过去只有建造超大规模圣光法阵笼罩整个地区才能完全清除,但白都发明了可加持神圣属性的红外线透射仪,高穿透性的长波能够透过建筑物杀灭其中的低等魔物,摩托车即可搭载,在感染地区来回穿行即可。需要勇利在场,只是为了对可能存在的高等魔物和其它捣乱者形成威慑,他不仅战斗力在猎魔人内部排行名列榜首,性格也十分沉稳可靠,能让绝大多数投机者心生退意。
处理完影魔事件赶回那个贫民窟已经到了半个月后,勇利身上价格不菲的衣饰在这里太过醒目,他再次将自己融进阴影里,穿行在歪歪斜斜的建筑与杂物间。
小狼人正坐在低矮的房顶上望着夜空,无月的夜晚却也没有多少星星,被污染的大气与大气折射的城市灯光掩盖了绝大多少星辰,上一次那如水的月光也许只是月亮对狼人的眷顾。勇利无声地浮现在他背后,小狼人僵了一下:“你真的不是吸血鬼吗?神出鬼没的。”
“猎手自然要比猎物更擅长隐蔽。”
“唔……倒也是。”他抓抓头发,面色犹豫,“你上次说……那什么……”
“登记。”
“哦对了登记,我想我就叫Joe吧。”他扭头对勇利露出一口白牙笑,“那么,猎魔人先生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名字?”
不知是肤色深显得牙齿白还是狼人必然牙口好,他笑起来显得十分灿烂。
“勇利。”猎魔人说,“随我去最近的据点。”





“哇哦,酷。”Joe惊奇地看着夜色如水般流淌,一辆线条流畅的跑车凭空出现在贫民窟外,光洁外壳上落的星光仿佛比夜空中的还多,连轮胎似乎都没粘上多少灰尘。Joe只有一辆破破烂烂的小摩托,价格恐怕抵不上人家一个尾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其实连水杯架都抵不上),“不过,这种路面跑车能开吗?”
贫民窟内外大部分是凹凸不平的土路,跑车的超低底盘可不适应这样的路面。
勇利的手指在车门上敲击几下,两侧车门自动打开:“她是一件科魔武器,不会被路面条件限制。”
Joe坐上副驾驶,陷进柔软的真皮座椅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皮但一看就很高级的质地令他有点局促,他的裤子虽然洗过但毕竟连续穿了三年……
勇利调整了一下后视镜观察他,又不动声色地掰回去,装出冷酷的口吻说道:“系上安全带。你知道这是什么皮吗?”
Joe嗅了嗅空气,经过精细鞣制染色的皮革在车内不知名的香薰浸染下闻不出多少兽类腥臊味儿,况且Joe就算闻出来也未必认识,他小心地摸了摸,回答:“不知道。”
“东欧狼怪瑟芬加,自称是魔狼芬里尔后裔,能召唤暴风雪,乘雪灾断绝通讯之机屠戮整个村落近百人。”勇利看着他冷笑,“不过并没有什么价值,全身上下只有一张皮不错,冬暖夏凉且足够结实,我特意把伤口开在它嘴里。”
“……”Joe的表情僵了一下,颇为迟钝地意识到魔物与人类的关系可能并不友好,“所以……你们怎样处理我这种情况?”他抓住斜跨胸前的安全带,笑起来,“如果是直接‘处理’掉,应该不会开这么好的车来接吧。”
看来不傻,勇利满意地想。
车灯照亮前路,引擎带来均匀有力的震动,轰鸣后是强烈的推背感,车子像一道转瞬即逝的刀光劈开夜色,眨眼间将嘈杂脏乱的贫民窟抛在身后,驶向辽阔夜空下的原野。Joe兴奋起来,他喜欢飙车,但他的小破摩托屁股上点把火也不可能跑出这样的速度,如果不是勇利在旁边,他简直想冒出尾巴摇一摇再仰头发出狼嚎。
“没有伤人记录、危险性评估较低的狼人,允许在猎魔人协会监管下生活,”勇利低沉的嗓音与引擎共振,让Joe觉得耳朵发痒,“监管模式有两种,由当地猎魔人分会进行监控,无报备不得离开指定区域,或者由A级以上猎魔人签名负责,由负责的猎魔人管控。”
Joe挑眉,胳膊支在两人中间,侧身露出两颗犬齿笑:“你在暗示什么吗,尊敬的猎魔人先生?”
暗示你小心自己的屁股。
“我需要一个助手,”勇利面无表情道,“心怀不满的助手没有意义,所以我不会干涉你的选择。如果跟我走,你将没有多少机会回到这里,而且我的工作对你来说可能太危险了。”
为什么要回来呢?这里虽然是他长大的地方,却不是令人怀念的家。
“居然对一个魔物说‘危险’,”Joe故作诧异,“猎魔人先生比看起来可好心多了。”
勇利瞥了他一眼,道:“我不是在吓唬你。”
在S级猎魔人中首屈一指的勇利,是这个时代极少数会直面真正危险的魔物的人。比如狼怪瑟芬加,作为上古魔物的直系后裔,绝非他之前说的那么乏善可陈,它所屠戮的村子里可不都是柔弱可欺的农民,出于某种原因当地人甚至持有RPG火箭筒……但普通穿甲弹连它一根毛都打不断,超过四米的肩高使它能够硬抗火箭弹的冲击力。这个嗜血热都退化了的小狼人在它面前恐怕只能假装自己是个幼崽,然后卖个萌。
然而对Joe来说,危险意味着能接触到更多魔物,也许其中有与他相关联的同族。至于猎魔人协会看起来咄咄逼人的政策,过了中二病年纪的Joe反而很理解,他亲眼见过足够多的人类间的冲突,残酷血腥得令狼人都为之侧目,而猎魔人协会对食人魔物都不斩尽杀绝,简直可以说仁慈了。
夜幕下难以估计车速,不过显然很快,没一会儿就离开了Joe从小大见过的所有地貌,车身倾斜,爬上近60°的山坡。车窗外离得稍近的景物拉长成模糊的线条,车灯几乎照向天空,Joe不禁紧张地离开靠背,但除倾斜后仰外车内没有任何不良感觉。
行驶到接近山顶,车头忽然像水波一样消失了,若非狼人的反应神经优秀,根本看不到这一过程。仿佛驶入了瀑布后的山洞,Joe眼前出现了科幻电影里才有的景象:全金属的银色通道延伸到视线尽头,大大小小的机器人悬浮在半空,像蜂群般来来去去,金属墙壁熔化般露出大小刚好的空洞供它们通过,又瞬间弥合不留一丝痕迹。
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欢迎来到BZ12基地,S级猎魔人勇利先生。检测到您携带了未注册魔物,请提交证明或……”
“申请A型临时通行证。”勇利道。
“A型临时通行证已发放。”
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前后都是无限延伸的金属通道,Joe有点眼晕,过于优秀的视力对不上焦很是难受。好在墙壁上很快融出一人高的新通道,里面又是全新的世界。
铺着深红色地毯的大厅中央是一个擂台,周围摆放着许多运动器材,有些Joe看着眼熟,有些闻所未闻,不过全都看起来很值钱。勇利解下外衣,露出华丽耀眼的圣纹装甲和健美的上半身:“变成狼形态,跟我打一架。”
Joe把外衣扔在脚下,穿着砖红色背心摆开架势:“不需要变狼,我这样就足够对付你了。”
勇利盯了他半晌,薄得像刀刃似的的嘴唇缓缓扯出一个恶意的微笑:“你的狼形态,有什么问题?”

评论 ( 6 )
热度 ( 53 )

© 渡鸦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