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王

爱生命,爱人类。
不搞RPS是我最后的人性,跨过这一步,我就是深渊。

【勇狗】刀锋与獠牙 Chapter4

“完蛋了完蛋了,”南部赝作掐着肥腰来回踱步,“耳朵收起来啊笨蛋!招惹一个勇利还不够吗!赶紧想想怎么逃吧,半个月时间要搞签证太困难只能偷渡了,要不你往亚马孙雨林跑吧……”

“你在急什么啊大叔,为什么要逃啊?”Joe陷在破沙发里懒洋洋地吃豆子,伸长的腿在小屋里十分碍事。

“为什么逃?!你知道自己是狼人吗?!你知道勇利是什么人吗?!他……”

“不知道,不过,大叔你为什么会知道?”

南部噎了一下:“那个……总之……他可不是什么白马王子!那家伙出道十年,这十年间死的高等魔物一半都死在他手上,猎魔人个人实力年年都是榜首,你这样的小狗崽人家一把就能捏死!”

“所以南部大叔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却从来都不肯告诉我?”Joe弹出一颗豆子砸在南部脑门上,“他要杀掉我很容易,却没有动手,正说明他不打算把我怎么样。况且他对我能有什么企图?剥皮做毯子都有质量更好的。”

南部用唯一一只眼睛翻了个白眼:“你那身狗毛适合做护膝。”

“……”

“不要因为这样就掉以轻心啊!唉……你要是只花精就好了,狼人被人类圈养可从来没有什么好用法,你想做猎犬吗?”

Joe脑补了一下自己背上长着彩色透明翅膀、穿着蓬蓬裙的样子,感到严重不适。

“猎犬有什么不好吗?”

“说不定会被卖给有三层游泳圈的富婆!”

“……你想多了。”明明是勇利自己对他感兴趣。

“唉……”南部有种没有富养女儿结果被坏小子骗跑的忧伤惋惜,“算了算了想逃掉也不容易,走之前给你恶补一下常识好了,你自求多福吧。”

南部讲的常识包括猎魔人、魔物世界的现状与狼人运用魔力的基本方式。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又怂又懒的家伙知道的非常之多,狼人传统的三种魔法他不仅会而且懂得狼人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施法方式,甚至知道怎样放大或缩小体型的窍门以及狼形格斗的窍门。

难道这家伙也是个狼人?Joe抽动鼻子,可是怎么嗅这家伙都只是个地中海里残存一座孤岛的油腻中年雄性人类,连魔力的气味都一点闻不出来。

“不要闻来闻去的,侵犯隐私知道吗!”南部在狼的鼻梁上砸了一拳,“大叔的内裤颜色可是秘密!”

内裤颜色闻的出来吗……不对,谁要知道大叔的内裤颜色啊!勇利的还有点价值!

  

 

  

   

   

  

半个月后,勇利来接他离开,这一次却没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魔力增强过的鼻子远远就嗅到了跑车的气味。Joe提着小包坐在房顶上,一腿曲起一腿伸直,胳膊架在膝盖上,摆了个帅气的姿势等待。

勇利踩着空气走来,满月从他背后投来银辉,他的脸隐没在阴影里,像个表情阴森的反派。

“进步不小。”他勾起嘴角说。

“当然,”Joe挥挥拳头,“以后可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取胜了,猎魔人先生。”

“那么,你决定跟我走了吗?”

“只要猎魔人先生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每到满月的时候,”Joe指指他背后又大又圆的月亮,“都要陪我好好打一架。”

小狼人舔舔嘴唇,月光照在他脸上,眼睛和嘴唇都湿漉漉亮晶晶的。他长了一张娃娃脸,以至于狼形都看起来眉清目秀。

猎魔人危险地眯起眼睛,他看起来比小狼人凶狠多了:“只是打架的话,是饲主应尽的义务。”他意有所指道。

他们来到镇子外的荒野,跑车车灯前飞舞着大群飞蛾。

Joe活动活动手脚,却没有变成狼形态,只是把外衣丢在地上,冲勇利勾勾手:“来。”

勇利从头到脚打量他一遍,低笑着摇头:“人形可不禁打。”

Joe哼了一声,指指自己脸上的伤疤:“你看我像没挨过打的样子吗?打坏了也不用你赔。”

“我必须提醒你,你搞错了一件事,”勇利慢悠悠地捏捏手指关节,“按照猎魔人的规则,如果你同意契约就算作我的私有财产,没有赔偿这回事,打伤你损失的也是我的财产。”勇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哦?那如果是我打伤你,该怎么算?”

“算你厉害。”

“这很公平。”Joe露出犬齿笑,脚尖蹬地。

月圆之夜是属于狼人的。

他在地面上蹬出两个浅坑,身形前倾,跃出的瞬间色彩似乎从他身上褪去,变成一个浅淡的黑影,又融进了银色的月光。直到勇利面前几十厘米处,黑影又从月光中析出,颜色还未回归,拳头便挥到了勇利脸上。

预期的拳锋与颅骨的撞击并未发生,拳头从勇利脸上直接穿过,缺乏受力点使Joe失去平衡,同时后颈一阵剧痛,眼前发黑,脸朝地面扑去。

“不错。”勇利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的赞扬听起来更像嘲讽。

Joe在他踩到自己背上之前爬起来,魔力汇集到眼睛,变成幽幽的碧色。这家伙上次也没拿出真本事,甚至不曾依靠装甲,Joe还是低估了他。

不过还没完,力量在身体里奔腾,仿佛无穷无尽,后颈的疼痛很快便消失了。他踢掉鞋子,手脚伸出利爪,像鞋钉一样扣住地面,以更快的速度飞扑——狼人没有那么多花哨的办法,除了格斗术外,只有更快的速度与更大的力量。

那种瞬移技巧即使是勇利也不能连续使用,而正确调动魔力的狼人速度堪比瞬移,他无法次次都举重若轻地完全躲开。不过,比格斗他也不输任何人。

侧滑一步,格开拳头后顺势拧住手腕,如果不是Joe反应快差点被拧脱臼。即使挣脱了手腕,侧肋也成了空门挨了重重一记肘击,疼得Joe控制不住得缩起身体。第二记肘击紧接着敲在脊背上发出“咚”的一声,Joe跪趴下去,勇利抬脚想接一记膝撞,却见Joe局部变形幻化出狼头,咬住他的腿猛得甩头。

如果要对抗狼吻的撕扯,即使力量足够也会被扯开一道深长的伤口。勇利顺着他甩头的方向卸力,同时握拳蓄满力量,一拳砸在狼颅顶。

Joe结结实实挨了这一记重拳,即使局部变化成更抗揍的狼头,也感觉整个头骨都被震酥了,眼前一片斑斓,牙槽骨松软,不自觉地松开口。勇利单手掐住他的喉咙提到半空,眩晕和窒息令他难以保持精确的局部变形,变回人类模样,额头上被拳锋凿出一个伤口,血流进眼睛里。

“够了吗?”勇利问道。

Joe发不出声音,却还没有放弃,抓住勇利的手臂靠腰腹的力量抬腿踢他肋下。但勇利轻易看穿了这番意图,一拳捣在他腹部,Joe的痛呼被掐在喉咙里。

勇利松开手,小狼人跪在地上捂着肚子,惨兮兮地弓成虾米状,他有点担心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但Joe很快仰起头,带着半张脸的血咧嘴笑:“够当我的饲主了,猎魔人先生。”

“呵呵,”勇利发出低沉的笑声,“上车清理一下伤口。”

他的大腿上被狼牙刺出几个血洞,但他走路的姿势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好像一点不疼似的。Joe捡起自己的外衣跟着坐上副驾驶,看到勇利略微擦了擦血,取出一瓶喷剂喷上,伤口立刻止住了血。

“抱歉啊,一时兴奋,不应该用牙的。”Joe挠挠脸,发现血正在沿下巴滴落,赶紧用手接着防止滴在车里。虽然结果看起来不怎么严重,但那只是因为勇利应对得当,换一个人恐怕会造成深可见骨的大片撕裂伤。勇利在他额头上留下的伤口反倒只是皮外伤,头部血管丰富所以出血量多罢了。

“我的装甲可以覆盖全身,不想让你硌牙罢了。抬头。”勇利用纱布给他擦脸。

这么近的近距离四目相对,感觉怪怪的。“我自己来。”Joe伸手去抢纱布,被勇利强硬地捏住下巴把脸扳过去,擦干净之后喷上药物,立刻止痛止血。

“狼人不能用神圣属性加持的药物,你以后记得看药品说明。这是用在开放性伤口的,”勇利给他看手中的喷剂,又拿出另一瓶,“这是封闭性创伤的。肋骨和肚子上怎么样?”

Joe弯腰捂住肚子:“没事!已经不疼了!月圆时就算受伤也会很快恢复的!”

他的反应令勇利挑眉,肚子上受没受伤有什么可遮掩的?全裸的样子都看过了。

“你在隐瞒什么?”

“没……喂!!!”

勇利分别按住他的肩膀和膝盖,再次使出惊人的力量把蜷缩的身体掰开,Joe悲愤地发现这家伙打架时用的力气简直是哄他玩的。

“算了算了你看吧。”Joe泄气地放松下来仰在座椅上,“你赢了,行了吧。”

伤势的确没有什么大碍,有大碍的是把裤子顶出明显凸起的某个器官。刚才还没那么明显,这会儿其他肌肉不需要那么多血液,它顿时精神百倍耀武扬威起来。

“我赌你会主动扑过来的”,勇利这样说过。虽然他还不至于主动投怀送抱,但身体的确对这位一脸凶相的猎魔人产生了欲望。

勇利笑了笑,把砖红色背心往上卷,肋骨和腹部印着两个清晰的淤青。他把药喷上去,微凉之后是辣丝丝的热,感觉很舒服。

难道勇利会放过这个话题?他有这么好心?Joe疑惑地歪头看他。

勇利不动声色地放下他的背心,发动车子,关掉车内照明,道貌岸然:“附近的宾馆在哪里?”

评论 ( 6 )
热度 ( 57 )

© 渡鸦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