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王

爱生命,爱人类。
不搞RPS是我最后的人性,跨过这一步,我就是深渊。

十分缺乏正能量的事件分析

现在的大数据监控技术,做不到完全预防犯罪,但暴力侵害类犯罪人几乎不可能逃脱抓捕。

但问题是,即使这样,仍然有人宁愿豁出去一条命也要犯罪。

因为他们是首先想死,然后顺便拉个垫背的。

这种犯罪基本相当于天灾,遇上了就是倒霉。没有任何其他原因,只是倒霉而已,即使最直男癌的自保手段也没有用处,对死前打算报复社会的人来说,威慑手段没有意义。

怎么办呢?

没有办法,真的。

这是蔓延的绝望。

天朝的自杀率一直很高,非常高,而且女性高于男性,农村高于城市,与绝大部分国家规律相反。

最初的绝望开始于最底层的农村女性,好在她们大多默默自杀了事,顶多复仇杀人,无差别报社的没有。社会危害性小,于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作为维稳的牺牲品,那些人并不在意,即使是大规模拐卖事件,如果不能自己宰了全村,就算全国人民都知道也救不了。

然后是底层的屌丝们。贫穷、素质低、欲望一大堆,没什么讨人喜欢的优点,一方面是歧视、侵害女性的激进力量,另一方面性别不平等的社会必然给男性施加更大的经济压力。他们是绝望的第二层阶梯,贫穷对女性来说只是贫穷而已,对男性来说却意味着失败、卑微、没有自尊、没有权利繁殖。但他们是不会乖乖死去的,也不会理性得思考一下报复对象是否就是造成他们悲剧的源泉,他们会无差别地报复,像恐怖主义一样,大面积散布恐怖和绝望气氛。

下一个将被笼罩的,就是为数众多的普通年轻人了,包括我在内吧。没有意外的话,能维持一个疲惫但有希望的生活,如果没有太多欲望再加上点小技巧也不至于显得太穷困,相信靠自己努力总能变得更好。只是,看到某些政策、某些事件总会一阵愤怒与惶恐,学会了被害妄想症,几十年谨慎小心,可能毁在一瞬间。

再下一层,拿着比较高的工资、虽然工作累但还比较体面的男性,年轻时人还不错中年后越来越猥琐,可能没有大恶但自认为是既得利益者所以做了歧视的中坚力量。目前还高枕无忧的一个阶层,没有触及自身利益所以只是看看而已,每到有事故就说一句女生自己注意安全,谴责着受害者还感觉自己忧国忧民很有社会责任感。目前为止他们还是比较安全的,因为前一个处在危险边缘的阶层采用暴力的可能性更低。但绝望的蔓延是不会停步的,前一个阶层才是社会稳定的根本,当她们真的如他们所愿不再出门工作加班出差回家相夫教子,他们也将沦落成过劳死的奴隶、一边欺压一别人一边被欺压的屌丝。

离危险最远的阶层,也是社会的最顶层,根据相关法律该内容不存在。

以上分析里没有给好人留位置,因为推动社会进步的是坏人。活不下去就默默死掉的人没有价值,带几个一起走才能引起一丝波澜。

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占据最多资源所以平均来说最有能力的人自然不可能以让别人追上自己为目标,立场是先决的,投胎决定了对手注定比你强大。

如果岌岌可危的平常生活也不能维持,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死得大声点儿吧。

评论 ( 1 )
热度 ( 46 )

© 渡鸦王 | Powered by LOFTER